所在位置:首頁 >> 業務之窗 >> 市外廉情
不再擔憂測評丢票 監督執紀放開手腳
信息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7-12-01 10:35:33點擊次數:16202
【字體大小:
轉載分享:
0

浙江、貴州一些地方探索對基層幹部加強日常管理
不再擔憂測評丢票 監督執紀放開手腳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加強對黨員領導幹部的日常管理監督。記者近日在基層調研發現,鄉鎮紀檢幹部身處執紀監督問責一線,肩負重任,面臨不少挑戰:有的怕在年終考核時“丢了票”,監督時束手束腳;有的怕“得罪”所在鄉鎮領導,在同級監督中失之于軟。對此,浙江和貴州一些地方出台措施,探索加強基層幹部的日常管理監督。

  單列考核,監督沒顧慮了

  2011年剛成為一名紀檢幹部時,浙江省淳安縣左口鄉紀委書記汪逢生在日常監督時,卻總要“多想一層”。為啥?

  原來,年終考評時,鄉鎮紀委書記、副書記和本鄉鎮幹部按規定要一起考核,“捆綁”在一起,考核是方便了,紀委的同志倒别扭了。“我們認真監督執紀問責,難免會得罪人。到了年終考核、民主推薦時,多多少少會失分丢票。”汪逢生說。

  現實也如他所擔心的一樣,2011年,汪逢生當年的年度考核隻拿到了“稱職”,在鄉鎮班子裡排名靠後。随後的幾年,他的年度考核也都隻是稱職。汪逢生告訴記者,“前幾年鄉鎮考核時,給我打分的幹部中,有好幾位因我執紀受到了處分和問責。有一位幹部私下求情,我頂住壓力拒絕了。不知道考核會不會受這個事情的影響。”這些現實的情況,讓汪逢生在工作中犯了難。記者調查發現,對于鄉鎮紀檢幹部,不少地方都是采用這種考核方式:年終考核由組織人事部門負責組織實施并确定等級,而本鄉鎮的民主測評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

  經過探索,2015年,淳安縣進行了改革,“現在,由淳安縣紀委、監察委對鄉鎮紀委書記、副書記實行單列考核,以考核紀檢工作實績為主,将各鄉鎮的年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考核情況,納入個人業績分。考核體系包括鄉鎮紀委工作清單、負面清單等21個子項目。”淳安縣紀委副書記、監察委副主任徐軍飛說。

  考核的重點變了,業績考核成了鄉鎮紀檢幹部考核的重頭,占65%;參與測評的人員變了,原來是本鄉鎮幹部參與測評,現在是由縣紀委、監察委組織紀檢幹部參與測評;确定等級的部門變了,原來是由組織人事部門确定最終的考核等級,現在由縣紀委、監察委确定考核等級,結果報組織人事部門。

  2015年度的考核,汪逢生獲得“優秀”,這是他當紀委書記5年來第一次年度考核獲得優秀。

  徐軍飛表示,淳安縣還出台《鄉鎮紀委書記、副書記提名考察辦法(試行)》,結合年度監督責任報告測評情況,對淳安縣的鄉鎮紀委書記、副書記進行量化排名,按比例确定考核等級,連續兩年優秀的推薦提拔使用,連續兩年排名末位的進行約談或調整。

  理順關系,監督更硬氣了

  “沒改革之前,别說是監督鄉鎮黨委政府班子,就算收到一個村幹部違紀違法的問題線索,隻要他設法找到鄉鎮主要領導打個招呼,我們可能就要掂量掂量辦不辦、怎麼辦。”貴州金沙縣沙土鎮紀委書記王成說。

  “究其原因,鄉鎮紀檢監察機構的工資、福利待遇、辦公經費等都由鄉鎮負責解決,紀檢監察幹部難以大膽實施監督。”貴州畢節市委常委、紀委書記蔣興勇說。

  為了破解“同級監督太軟、上級監督太遠”的難題,貴州省紀委于2013年在畢節試點民生監督組改革工作,一年後又在全省推開。

  以鄉鎮為單元設立民生項目監督組,縣紀委監察局派出紀工委監察分局的書記兼任監督組組長,鄉鎮紀委書記為監督組副組長,鄉鎮紀檢監察組織的編制、人事、後勤同時獨立出來收歸縣紀委直接管理,這樣就明确了監督組與鄉鎮黨委、政府是監督與被監督的關系。

  “鄉鎮紀委書記作為監督組副組長,有權對鄉鎮黨委政府的工作進行監督。發現問題,首先要向監督組組長和上級紀委報告。鄉鎮紀檢監察組織執行職權更獨立。”蔣興勇說,而監督組組長由縣紀委監察局派出紀工委監察分局的書記或局長兼任,縣區紀委可通過監督組直接了解基層情況。

  “在沙土鎮,逢‘三重一大’事項和民生項目,在經黨委政府讨論後,必須經由鄉鎮紀委審核,審核合規後,才能具體部署實施。”沙土鎮黨委書記詹世順說,2015年沙土鎮實施“一事一議”通村公路項目,在方案中缺失公示環節,并以押金多少來确定中标人,後經鎮紀委審核發現後及時更正,最終由一家最合資質的企業中标。

  王成履職沙土鎮紀委書記3年多,立結案48件,黨政紀處分副科級幹部5人、站(所、校)長9人、村幹部34人,“90%以上的違紀案件都是監督組獨立查辦的”。(記者 方 敏 郝迎燦)

  ■專家點評

  我們黨有8900多萬名黨員,要注重發揮普通黨員的聚合監督作用,搭建監督平台,從黨員所在支部做起,讓普通黨員能夠及時反映意見訴求,負責地監督違紀違法事實。

  此外,紀委單列考核,要進一步提升考核的規範化、法治化程度,以及避免考核虛化、表面化的問題,真正讓監督和被監督對象公開透明。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