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警示教育
柏玲:為了“美”,她貪公款1000萬
信息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7-10-25 09:14:45點擊次數:22011
【字體大小:
轉載分享:
0

  1987年出生的柏玲曾是國内某知名财經大學的“優秀畢業生”,一畢業便順利考入高郵市農委工作。2009年8月至2016年4月擔任江蘇省高郵市農委現金會計的柏玲,給同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是淳樸,小姑娘剛參加工作做事低調,為人老實;二是幹練,柏玲對待工作兢兢業業,業務能力突出,領導對其非常信任。

  案發

  懷有身孕的她自首

  2016年4月初,高郵市農委新進人員楊某接手柏玲現金會計的工作,在熟悉相關工作後,楊某到銀行查詢相關賬戶銀行對賬單,突然發現銀行存款餘額與柏玲制作的工作交接單上面的餘額差距較大,楊某随即向領導彙報。高郵市農委财務科副科長王某得知這一情況後,馬上向分管領導彙報。一時間,氣氛異常緊張起來,大家都有種不祥的預感。在情況确認後,高郵市農委準備聯系柏玲問個明白,但這個時候柏玲手機已經關機。就在高郵市農委準備到高郵市公安局報案的時候,一個消息傳來,柏玲人已經在高郵市公安局了。原來懷有數月身孕的柏玲自知罪行早晚會暴露,便主動到高郵市公安局投案自首了。

  随後,高郵市公安局将本案移交高郵市檢察院處理。2016年4月18日,高郵市檢察院以挪用公款罪對柏玲立案偵查。經查,2013年8月至2015年12月,柏玲利用工作便利,采取僞造銀行對賬單、從銀行提取現金、私自将公款轉入個人銀行卡中不入賬等手段作案57起,累計挪用公款1051萬餘元。

  美容

  動起了小金庫的心思

  柏玲供述,她自2013年1月開始到高郵市某美容店消費,剛開始金額比較小,後來禁不住美容師的推銷及自己變美的誘惑,消費金額開始逐漸變大,從幾萬至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但是自己又沒有那麼多錢,後來想到自己手上掌管着單位的小金庫,于是就動起了小金庫的心思。

  “一千多萬不是小數字呀!”面對辦案人員的提問,柏玲交代:“一開始我也沒想動用這麼多錢,但是動了第一筆之後,沒有被人發現,我的膽子也就越來越大了。”對于這筆巨款的去向,柏玲供述,她在美容店消費800餘萬元,其餘部分則用于購買珠寶首飾、電子産品、高檔衣服和包等。辦案人員調取了柏玲的銀行賬戶交易明細,發現柏玲主要是通過将單位小金庫的資金轉到一張個人中國農業銀行卡上,然後刷卡消費,且已将1000餘萬元公款基本消費光了,其中,确實有800餘萬元用于美容消費。

  失控

  小金庫淪為取款機

  辦案人員通過調查,發現盡管上級部門三令五申禁止私設小金庫,但高郵市農委仍私設小金庫。高郵市農委早已形成慣例,每年将農業項目實施單位上繳的技術服務費、全省農業先進縣獎勵資金、農委下屬事業單位上交的項目返還款等費用截留下來,存至單位小金庫,用于單位福利發放和其他雜支。

  據高郵市農委相關領導證實,由于近幾年反腐倡廉形勢嚴峻,他們近幾年基本上很少動用小金庫的資金。正因為如此,小金庫的銀行存款餘額每年都在增加,幾年下來積攢了不少資金,這就為柏玲動用小金庫資金提供了豐盈的資金來源。

  柏玲不僅是高郵市農委的現金會計,還有一個特别的身份就是掌管着單位小金庫兩個主要賬戶的收入與支出。此外,高郵市農委的财務專用章、農委主任的個人印鑒章、财務科長的個人印鑒章、小金庫所屬的下屬單位的公章以及現金支票、轉賬支票等皆由柏玲一人保管。也就是說,柏玲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随意動用單位小金庫的公款。

  縱然如此,柏玲作為現金會計,她必須按時向農委小金庫的分戶會計報賬,而且單位小金庫的每一筆支出必須經過财務科長的許可。然而自2013年8月至2015年4月近三年的時間,竟然沒有人發現柏玲動用過單位的公款。辦案人員了解到,财務科長的解釋是柏玲必須向分戶會計報賬,有問題分戶會計會發現的。而分戶會計辯解小金庫的資金收入與支出财務科長知情,自己沒有監管職責。就是這種監管的缺位,給了柏玲可乘之機,單位小金庫逐漸淪為柏玲的取款機。

  誘因

  理想信念缺失

  “從自首到現在,我每天都在深刻反省,很後悔,由于自己的虛榮心,把單位的1000餘萬元公款拿去用于美容消費和個人開支,而且在兩年多的時間裡不知道收手,直到賬戶餘額所剩無幾,我對不起信任自己的領導和同事,對不起養我長大的父母,更對不起腹中尚未出生的胎兒。”柏玲在悔過書中這樣表達自己的心情。

  2016年8月4日,高郵市檢察院以貪污罪将柏玲提起公訴。2016年12月22日,柏玲因犯貪污罪,被高郵市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币200萬元,依法扣押的贓款贓物發還給被害單位,未退出的非法所得依法繼續予以追繳。

  一個昔日淳樸、幹練的“80後”小姑娘,卻在虛榮心的面前失去了理智和抵抗力,貪污單位公款高達1000餘萬元,讓人震驚。辦案人員認為,該案的誘因看似是愛慕虛榮,實質上是一個人的理想信念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