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警示教育
麻将"鋪底"收禮 借"殼"經商斂财 ——四川省農業廳原巡視員胡相全案件警示錄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發布時間:2017-03-10 17:45:44點擊次數:18271
【字體大小:
轉載分享:
0

  年輕時,他曾是一名郵遞員、曾是一名通訊員……然而,他在蒼茫奔波40多年後,成為一個倒下了的巡視員。

  一日得失看黃昏,一生成敗看晚節。1953年出生的四川省農業廳原巡視員胡相全,落馬時已年滿花甲,嚴重違紀違法的事實使他失去安享晚年的機會。

  1996年至2013年,胡相全在擔任簡陽市委副書記、書記,資陽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四川省農業廳副廳長、巡視員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企業發展、職務調整、工作安排等方面謀取利益并收受财物,通過親屬入股經商辦企業,多次收受下屬單位和個人、企業負責人等所送禮金,涉案總金額折合人民币1067萬元。

  2013年12月,四川省紀委對胡相全涉嫌嚴重違紀問題進行調查。2015年3月,胡相全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2016年4月,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胡相全有期徒刑十年。

  想着本該辦理退休手續安度晚年,卻又何以将晚年定格在高牆之内?曾經的郵遞員一路成長為正廳級幹部,又何以倒在了退休前夕?“在權力和誘惑面前經不起考驗”“慢慢放松警惕”“我沒管住自己也沒管好家人”……在悔過書中,胡相全回憶自己的一步步淪陷。

  愛好與權力交織,方寸麻将打開貪腐之“門”

  胡相全在悔過書中寫道,從1968年參加工作以來,是黨把他從一個農民的兒子、公社通訊員一步步培養成一名廳級幹部。組織的信任與期望本應加倍珍惜……

  對于紅包禮金,胡相全說,一開始他是“不情願也是反對的”,曾當面拒絕、退還過,給予過批評。在初任簡陽市委書記時,他也提出“開前門、堵後門”,要求黨員幹部決不向任何人伸手索要,對送來的紅包也要明确拒絕,他也以這個标準要求自己。

  但是到後來,随着市委書記(縣級市)、組織部部長等崗位的不斷升遷,權力與影響力不斷擴大,奉承話恭維話聽得多了,他就逐漸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和約束。而真正讓其在廉潔自律方面全面潰敗的“蟻穴”,正是在平時生活中看似不起眼的麻将。

  根據調查,2009年,成都某實業股份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某以打麻将“鋪底”為名,向胡相全輸送金錢利益。鋪底,為供人打麻将所用的“本金”,正是通過這種較為隐蔽的形式,張某某逐漸将其“防線”攻破。

  前後數年間,張某某以這種形式共向胡相全送出現金9萬餘元。自此之後,胡相全完全失去了對金錢誘惑的抵抗能力。2010年至2013年,胡相全每年收受張某某以拜節、拜年以及感謝費等各種名義所送現金共計27萬元,金條3根。作為回報,胡相全積極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張某某的公司在生産、銷售過程中提供幫助。

  利用麻将為突破口将胡相全拉下水,張某某不是唯一的一個。簡陽市某醫院院長陳某同樣深谙此道。據調查,2003年至2012年,陳某多次邀約胡相全打麻将“娛樂”,每次都會事先向胡相全發放數額不等的現金作為“鋪底”,多年間累計共10萬餘元。

  正是以此為基礎,麻将“鋪底”漸漸變成明目張膽的禮金奉送,為謀求連任院長等請托事宜,陳某先後送給胡相全現金共36萬餘元。

  因沒能把握好個人愛好,将其與權力交織在一起,方寸麻将,給胡相全打開了一扇貪腐之“門”。

  收幹部禮金搞違規任用 與老闆勾結謀利益輸送

  “紅包是人家主動送來的,收下好像也沒虧欠别人。”悔過書中,胡相全這樣形容收受紅包時的心态。

  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一次次放松對自身的要求,讓貪欲随時間流逝漸漸侵蝕蔓延。在胡相全的自我反省與檢查材料中,其曾提到自己在與下級幹部交往過程中,大肆收受紅包禮金,金額從幾千到幾萬甚至十餘萬元不等,涉及人數衆多,收受金額之大,連他自己本人事後都不敢相信。

  在收受這些幹部紅包禮金時,胡相全心裡非常清楚,這些人如此,無非是希望自己利用市委書記、組織部部長的職務和影響,為他們的提拔任用提供特殊關照。在收受了大量禮金後,胡相全先後提拔簡陽市某醫院院長陳某為市委副書記(縣級市)、市衛生局局長(地級市),利用職務上的影響力,通過他人為樂山市夾江縣副縣長宿某某、簡陽市五合鄉鄉長李某在提拔上予以關照……

  欲望的閘門一旦打開,對金錢的“胃口”就會越來越大,這從胡相全與一公司老闆張某某的交往中可見一斑。2006年,胡相全收下了張某某為其支付的1萬元“裝修設計費”,緊接着,對于張某某以裝修住房名義所送的50萬元現金,他也就順理成章地“笑納”了。到了2008年,面對張某某以投資分紅名義送來的現金100萬元,此時的胡相全已經不再覺得吃驚和意外了。

  權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但胡相全并沒意識到這點,正相反,他手中的權力越大,其朋友圈裡的老闆越多,交往越密切,官商勾結、利益輸送越頻繁了。

  胡相全在悔過書中提及,到省農業廳後,他依然沒能汲取教訓,繼續收受下屬單位紅包禮金和服務對象錢物,犯了“不應該重犯再犯屢犯”的錯誤。上梁不正,下梁必歪。提及農能部門出現的問題,胡相全表示“作為分管領導之一,有我脫不開的責任。對工作的管理和幹部的監督我過問少,要求不嚴,對紀律也沒放在心上。”

  農業部門掌握着巨額涉農資金和項目,農業系統的一些黨員幹部也易成為不法商人“圍獵”的重點對象。胡相全案并非一起獨立的違紀案件,而是四川省紀委同期查辦的省農業廳3起廳級幹部違紀案件之一,該三起案件又是該省農村能源系統系列案件中的典型案例。通過曆時近一年的整治,以胡相全為代表的21名廳處級領導幹部、207名農村能源系統工作人員相繼歸案,其中77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涉案金額上百萬元的13件,挽回經濟損失2.1億餘元。通過強有力的懲貪治腐,基本肅清了四川省農村能源系統的腐敗問題,為該系統重構良好政治生态打下堅實基礎。 

  變親屬為謀财“白手套” 變相經商入股分紅、放貸收息

  面對他人奉上的不義之财,胡相全也曾恐懼過,在黨紀國法的威嚴震懾面前,他也不是沒有膽怯過、畏懼過,但對金錢的欲念又使自己無法擺脫。于是,他開始挖空心思琢磨出一些“旁門左道”試圖規避紀法約束。他逐漸将妻子和弟弟變成自己謀财的“白手套”。

  胡相全考慮到,妻子陳某已從工作單位退休多年,她既不是公務員也非黨員,以這種身份參與或從事一些投資經營活動,有一定的“合理性”;弟弟胡某從部隊退役後自謀職業,由他介紹進入四川某公司,他再通過弟弟在該公司入股,這樣既能避人耳目,又看似符合許可。

  正是基于這樣的考慮,胡相全在弟弟胡某進入該公司後,不斷為該公司經營等活動提供幫助。在該公司對其心存感激的情況下,由胡某入股該公司四區機械加工車間30%的股份,在未足額繳納股本金的情況下,又收受了該公司分紅659萬餘元。此外,胡某和陳某還通過借錢給地方老闆周某的方式獲取高額利息。據調查,2008年至2013年,老闆周某向胡相全弟弟胡某、愛人陳某累計借款1418萬元,約定月息2.5%-4%,老闆周某累計支付利息高達986萬元。

  在忏悔書中,胡相全坦言對親屬放縱,沒有管好家人。然而不得不承認,弟弟和家屬的背後,還是自己的影子、面子,“實質和企業老闆之間還是我的關系”。參與經商入股分紅、放貸收息,這些無不摻雜着“權”與“利”的交易。胡相全通過手中的“權”,對老闆胡某某、周某等投桃報李,在土地取得、項目實施上多次給予特殊關照,使本應公開公平的市場環境受到極大破壞。

  年逾花甲,凄然獨坐高牆之内,歎未管住自己,歎沒管好家人,追悔莫及卻為時已晚。 

  案例點評:

  胡相全的落馬令人痛心,也發人深思。丢掉初心、喪失信念,導緻小問題演變成大問題,從違紀滑向違法,終緻身陷囹圄,追悔莫及。在市場經濟背景下,社會上形形色色的誘惑時刻考驗着黨員領導幹部,與此同時,一些潛規則也趁機侵入。黨員領導幹部如果理想信念不堅定,不能每日三省吾身,就會被糖衣炮彈攻破。

  胡相全的貪腐之路說到底就是因為他信仰迷茫、精神迷失。堅定理想信念,堅守共産黨人精神追求,始終是共産黨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如果理想信念不堅定,政治上不合格,經不起風浪,這樣的幹部能力越強其腐敗産生的危害越大。隻有堅定理想信念,不忘初心,才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幟鮮明,在風浪考驗面前無所畏懼,在各種誘惑面前不為所動。

  古人雲:“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而這個德就是幹部選用的首要條件,就是自廉、慎獨的直接表現。幹部廉潔自律的關鍵在于守住底線。隻要能守住做人、處事、用權、交友的底線,就能守住黨和人民交給自己的政治責任,守住自己的政治生命線,守住正确的人生價值觀。(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劉芳源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