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廉政史鑒
周敦頤的為官之道
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6-01-21 10:35:13點擊次數:19594
【字體大小:
轉載分享:
0

  1036年,龍圖閣學士鄭向推薦自己的外甥周敦頤做了個主簿。這個周敦頤成了後世盡人皆知的廉官。1093年,東坡學士做了一件小事,将身邊的書吏高俅推薦給了當時的附馬都尉王晉卿,這個高俅竟然做到樞密相使,變成史上罵聲不絕的奸臣。在大宋王朝,這都不是什麼事。大宋的科舉制度盡管非常完備,每次錄取人數也很多,但宋人晉身并不限于科舉一途,舉薦就是很普遍的一種。

  衆所周知,高俅的業餘愛好是踢足球,在宋朝叫蹴鞠。因為踢得一腳好球,高俅被端王趙佶相中,而後陰差陽錯,端王做了皇帝,高俅也就成了皇帝身邊的紅人。周敦頤沒有那麼好的運氣,因為舉薦他的鄭向第二年就病死了,所以,周敦頤總是在地方做一些最基層的小官。

  周敦頤做過最大的官不過是知南康軍。軍,是宋代縣以上的行政區域,相當于一個府或州,巧的是宋代的朱熹、文天祥等名人都做過此官。為什麼一個地方小官在曆史上能夠名留青史?要知道,在古代,能夠付諸史館的人要麼是高官,要麼是于國于民有傑出貢獻的人物。

  提起周敦頤,誰不知道他的傳世名篇《愛蓮說》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但是僅僅憑一篇文章就能付諸史館的可能性并不大。然而周敦頤不僅《宋史》有傳,而且在南宋淳祐元年,被封汝南伯,從祀孔子廟庭。

  從祀孔廟,這是古人最高等級的禮遇,大凡能從祀孔廟的要麼是文化權威,要麼是忠義之士如文天祥。選拔從祀孔廟的人到宋代形成制度,宋理宗的诏書中如此寫道:“朕惟孔子之道,自孟轲後不得其傳。至我朝周敦頤、張載、程颢、程頤,真見實踐,深探聖域,千載絕學,始有指歸。”

  周敦頤是作為兩宋從祀孔廟當之無愧的領頭人,得到這個禮遇的,被奉為程朱理學的開山鼻祖。當年周敦頤的上司,“二程”程颢、程頤父親程珦“視其氣貌非常人,與語,知其為學知道”,便讓二子前去拜師。

  換言之,周敦頤一邊做官一邊做學問,兩邊都沒有耽誤。黃庭堅稱他“人品甚高,胸懷灑落,如光風霁月。廉于取名而銳于求志,薄于徼福而厚于得民,菲于奉身而燕及茕嫠,陋于希世而尚友千古”。那麼,周敦頤到底有些什麼本事呢?

  宋代文人士大夫做官有兩個特點,一是并不特别在乎官位的大小,所謂官不在高,有績則行。兩宋疆域本身就小,所以真正愛民的官員隻要能夠有一個實職,就能發揮自己的才能。二是好玩。宋代寬松的節日休假政策環境促進了官員的休閑生活和文化娛樂,文人士大夫好玩,愛好頗多,最著名的莫過于士大夫與妓女們的交往。

  周敦頤卻算是一個另類,他不狎妓,不納妾。他最大的業餘愛好是熱愛山水。

  他做官三十多年,“在薄宦有四方之遊;于高賢無一日之雅。”每遊一個地方都會寫詩刻于石上。跟他遊的都是些什麼人呢?或者是範仲淹、胡宿等名士,或者是程颢、程頤等大儒,或者是高僧道人等隐士。他到哪裡做官,哪裡便跟随着一屁股學子,一邊遊曆一邊寫詩一邊傳道。王安石這等人物年青時因為幾次登門都沒有機會見到他而恚然慨歎:難道隻有我沒有機會“求之六經”嗎?著名學者兼政治家呂公著聽聞周敦頤之名,以身家性命擔保推薦他:如果今後周某人收贓納賄,“甘當同罪”。

  周敦頤以遊曆山水作為明志養心之舉,意味着他舍棄了追名逐利之心。更重要的是,周敦頤很注重選擇與什麼人同遊:“尋山尋水侶尤難,愛利愛名心少閑。此亦有君吾甚樂,不辭高遠共跻攀。”

  尋好山水容易,尋同遊好伴侶難,一旦愛利愛名,心就不得閑,哪能享受到“孔顔樂處”?他一不追逐名勝古迹,二不追尋風水寶地,三不與志道不合者遊,四不用公款遊玩,而是于遊中寄興修懷,感悟人生,修心養性,體驗自然樂趣。因而,每遊一處,他都有感有悟。

  愛一個人,或者一個事物,他(它)就會變化成一種形象,植入你的腦海,引導你,約束你,規範你。四十七歲那年,周敦頤寫下名篇《愛蓮說》,以蓮自喻,表達自己特立獨行的高尚愛好和清廉之志。

  因而周敦頤淡泊名利,怡然自樂。他不愛菊,表示不逃避社會責任,不學陶淵明挂冠隐居,獨善其身;不愛牡丹,表示不學人做官取巧作秀,追求大富大貴。

  周敦頤第一個官職是分甯主簿。有一個案子久決不下,周敦頤到任後,“一訊立辨”。這引起了當地人的驚異:“就算是老吏都做不到啊。”很快被推薦做南安軍司理參軍。有個人犯了罪,但法不當死,轉運使王逵卻想重判他。王逵是著名的酷吏悍吏,大家都不敢和他争,周敦頤卻不怕,與他力争,但王逵不聽,周敦頤當即決定棄官而去,說:“這樣的官有什麼可做的!殺人以媚上,我決不做。”一句話驚醒了王逵,囚犯得以幸免。

  這是依法行政的好榜樣。後來這個王逵還推薦他升官做郴縣縣令。

  過了幾年,周敦頤轉到南昌做知縣,南昌人高興得不得了:“這是當年在分甯時一訊立辨的那個人啊,我們有盼頭了。”于是富家大姓、黠吏惡少都生怕得罪他,甚至有了羞恥感。

  周敦頤做官以廉判明斷著名,一生輾轉多地勞累奔波,卻并不感覺苦;盡管鐵面無私,堵住了一些官員謀私的途徑,但他一生沒有公敵,也無私仇,真正做到了“官清赢得夢魂安”。

  這歸根于他為官崇拙去巧,立誠立信。世人大多樂做巧官,不做拙官。周敦頤卻認為巧者好張揚誇大,言多文飾;拙者注重實際,不在言詞。巧者處處為己,機關算盡,往往災禍及身;拙者不求多得,奉公守法,身家康泰。

  自古以來,誠字說得很多,但怎麼落實一個誠字?周敦頤說,要做到動靜、言貌、視聽無違。他先是解釋了“五常百行,誠則無事”;繼而說明“寂然不動”就是誠,就是無欲,心純;接着指出動靜處置要得宜,“動而正,靜則明”;又提出言貌視聽要不逾規矩。總之就是要端正作風。因此,作風就是人的動靜、言貌、視聽。一個拙字,一個誠字,是克己之法,是成己之道。(劉緒義)